女排姑娘流泪鞠躬致谢郎平:这次比赛是巴黎的开始 中国历史第一人!谢震业进200米半决赛! 赛场内外 奥运会神仙解说词浪漫唯美 女子5年5次起诉离婚案终审判离:公平吗? 来自战火纷飞国家的12岁小乒乓选手:中国欢迎你! “六边形战士”的弱点 马龙原来是个日常小迷糊 苏炳添跟夫人从校服到婚纱:这就是唯美童话故事 扬州棋版室传染链“以点带面”出现再度扩散 仅存活10天的“暑期游旺季”:这么快就“夭折”了 张家界最新消息 境内居民游客等所有人员不得离开 3名航天员太空采血做超声:还有健身房 疫情当下多地要求老师学生提前14天居家 到底是病毒聪明了还是疫苗迟滞了?!如何应对病毒“突破感染”? 烟台增2例本土确诊:美容院员工,已经在治疗中 延续前辈精神:中国男子双人划艇1000米摘银! 郑州疫情传播路径为暴雨?整个郑州都被泡在水里 学霸飞人的自我剖析:苏炳添曾写论文研究自己 暴雨后的河南 疫情情况更加牵动人心! 疫情最新通报:31省区市新增本土确诊61例 新疆首府首家特色数创基地 ——军垦之星数创基地正式启动运营 吉林东升伟业黑金——代用茶,社交新零售的新宠 多品牌宣布与小S终止合作:可能是最严重的一次翻车 网红奶茶店蟑螂不用管 标签任性贴 实属奇葩!新西兰变性选手3把试举全失败直接退出 “奈雪的茶”门店蟑螂乱爬,店员回应:没事,不用管它 中国奥运版的“大宝贝”!李雯雯举重87公斤以上级夺冠 三家协会就吴亦凡事件发声:深省 D3078次列车荆州站上车关联13例感染者 5天关联4市 天灾还是人祸?国务院成立郑州特大暴雨灾害调查组 最后一战!郎指导你值得所有人的尊敬! 郑州暴雨因地下空间溺亡39人:市长几度哽咽 中国力量有多牛?举重梦之队告诉你 国家介入!国务院成立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组! 取消诱导粉丝应援打榜的产品功能:规范粉丝文化 中国体育天团!一天内收获5金3银3铜 国产疫苗对Delta有用吗?钟南山回应:加速疫苗接种以及研发 究竟为何?数十名奥运会选手已卖掉奖牌 郑州病例与缅甸入境患者毒株同源:德尔塔变异毒株 夺金狂潮!中国队金牌总数已经超越里约奥运会 郎平回应不再执教:相信年轻教练,看好女排 亚洲飞人!苏炳添透露自己的极限为9秒7几 木器油漆中,“游离TDI”的影响-东旭化学 新瑞鹏集团雄鹰杯比赛--宠医人才角逐盛事 美国疫苗厂商对欧盟供应涨价:显然不是好时机 你不知道的苏神:训练期间写论文 才艺双修! 德华安顾人寿携手华米科技,发力可穿戴技术重疾险领域 没有爆粗口!“喜剧人”陈清晨羽毛球女双摘银! 奥运会冷知识:卢云秀第三个过线为何拿了金牌? 无敌是有多寂寞!张怡宁谈退役的原因! 海口多个小区封闭:线下培训教育关停
  首页 » 资讯 >

女排姑娘流泪鞠躬致谢郎平:这次比赛是巴黎的开始

2021-08-03 15:03:24来源:

8月2号的下午,中国女排在东京奥运会上击败了阿根廷队,这次的比赛也是郎平最后一次指导的比赛,这一次的比赛成绩也令国人兴奋。

在比赛之后,郎平作为主教练和每一位队员拥抱女排的姑娘们开始集体的鞠躬,并且感谢教练的付出,现场可以说是一片梨花带雨。

整个女排都向郎平教练鞠躬致谢,郎平当时也深受感动,伸出自己的双臂拥抱了刘晏含。

郎平转身开始拥抱王梦洁,此时身旁的一名队员已经哭的崩溃了,李盈莹是当时队员当中哭的最惨的一个。

比赛结束之后,郎平也参加了纪实采访评价本场比赛,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郎平表示:年轻人有着无限的未来,可可能性队员们都在不断的成长着,希望这一届的奥运会不要太快的忘记到这种感觉,一定要记住经验,一定要记住这场经历,很快再有三年的时间就会到巴黎奥运会了,希望在巴黎的奥运会上能够大展身手,因为对于这支女排对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郎平认为这场比赛就是队员们备战巴黎奥运的开场,问到郎平现在对象做什么,郎平表示现在就想赶紧回家,其实一直都非常感激自己的家人,能够容忍自己长时间在这个排球事业当中,让家人等待了太久的时间,此时应该给家人们待在一起,让家人们有一些更好的感觉,体会一下一家人天伦之乐的美好时光,而且有很多好朋友在等待着自己。

谈起了这8年的职业教练经验,郎平表示这8年的时间非常精彩,我真的是见证了中国女排的成长过程,帮助中国女排进步,同时我们也一起夺得了奥运会的冠军,夺得了世界杯的冠军,夺得了很多比赛的奖牌,这一届有一点遗憾,但是这些遗憾都是为了更好的明天,让年轻人能够吸取教训找到经验,有渴望有梦想,去追寻下一个即将到来的目标。

问到了未来的工作计划,郎平表示现在会做一些排球运动方面的推广工作,希望能够尽自己的力量为国际排球运动的发展做工作,毕竟自己也是技术会的委员。

就是想着在以后比较清闲的时光当中,能够为排球事业多做一点事情。

郎平拥抱了丁霞,祝愿自己的队员们能够更好,朱婷伤势有点重,跟医生也讨论了一下,目前看来会接受手术治疗了,当然这个手术也来的很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