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不如买的工业软件,拐点在哪? 适合没经验女性开的店 2020年度冷门偏门的几个小本创业 不想赚钱的京东还是好京东吗? 做生意该有的计谋,13条识人秘术,识人才能更易成功! 在线教育低头,猿辅导皇冠要掉 又一长期拖后腿的重要行业,国家重拳出击了! 瑞银:美股继续上涨,标普500指数年底将达到5000点 标普500指数上涨0.1%,道指上涨0.13%,纳指上涨0.3% 纳指数上涨75点,帕洛阿尔托网络公司股价暴涨18.38% 没人注意的暴利行业:90后小伙拿500元创业从穷小子到月入 个人小本创业有哪些项目(个人选择成本低的项目来做) 不起眼的暴利小生意,2020年适合躺在家里网络赚钱的项目 预计2019年最火爆的生意的50个小成本创业项目 [做什么生意最赚钱 ]2020年适合大学生创业好项目有哪些? [做别人想不到的生意]二十岁创业适合做什么,来看看这5个 新国货逆袭耐克阿迪之后,李宁鸿星尔克们该怎么走 阿里案男方妻子发声 慎言事实反转 少儿英语退出舞台,一个时代落下帷幕 番茄口袋完成A轮融资,创新工场加码年轻人的生意 智能化汽车量产角逐能力“拼图”,谁才能浮出水面? 平均8岁成都男团被批 为什么要把他们当成赚钱的工具 钱大妈“收割”大爷大妈 创业路上的坑,哥哥们披荆斩棘地蹚完了 深圳传统的造富方式再也玩不转了,未来4-5年要随时做好准 半导体设备企业「京创先进」获超亿元B轮融资,中芯聚源领 油价迎年内最大降幅 汽油每吨下调250元 女网红徒步直播时遇难 疑似触电好友称正在尸检 贵州6亿岁海绵宝宝 可能是地球上最早出现动物的地方 低度发酵酒供应商「赋比兴」获近亿元B轮融资,深耕新酒饮 金嗓子退意已决 京东健康公布2021年中期业绩: 入驻医生超13万,日均咨 自动驾驶终极挑战,AutoX发布全球首个城中村晚高峰完全无 企业代言,为何体育明星拼不过流量明星? 行业加速洗牌,后疫情时代“OTA们”该如何进化? 斗鱼虎牙的钱途陌路 警方认定22岁徒步西藏遇难女孩死因:谁也想不到结果是这样 猪肉未来市场怎么变?台湾现非洲猪瘟肉制品 福克斯女主播上节目大骂拜登 长达8分钟 时刻警惕!残奥村首次有运动员被确诊感染新冠 中秋十一能否正常出行?张伯礼回应,不可松懈 李诞做女性内衣广告涉嫌违法被罚款 宇宙的尽头是什么?Nature发文硕士谈回乡当公务员 股权激励是把双刃剑:怎么避开「股权激励」里的那些坑? 几个最新最暴利的偏门创业项目任何人都能做, 年收入10万+ 美国股市创下新高,欧洲股市震荡 瑞士信贷:标普500指数突破4454为重返4480清除障碍 市场对美联储缩减购债担忧有所缓解,美国成长股领涨 标准普尔500指数高开,能源股强劲上涨 标普500指数和纳指刷新纪录高位,但米姆股抢尽风头 国家队入场领投10亿元A轮融资,沐曦集成电路领跑高性能GP
  首页 » 投资 >

造不如买的工业软件,拐点在哪?

2021-08-25 10:35:05来源:

“工业的大脑、产业升级的钥匙、智能制造的底座、大国崛起的核心”是业界对工业软件的评价。

而“卡脖子、拿来主义、重硬轻软”是业界给中国工业软件产业贴上的特有标签。

目前,我国工业体量位居世界第一位,并呈现逐年扩张之势。此外,据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活跃在中国市场的工业软件企业共计841家,其中国内厂商709家,国际厂商132家。

一般来说,无论是持续增长的市场规模还是国内软件企业数量的崛起,一定程度上均会刺激国产工业软件市场的发展,为国产工业软件提供更多的发展机会和喘息空间。

但是事实恰恰相反,人们常常会用两个数据说明国内工业软件的发展情况——“90% :10%” ,90%代表国外厂商占据国内工业软件90%以上的市场,10%意味着中国本土企业的生存空间只有10%,甚至更少。

可以说,目前,国外巨头占领了国内工业软件市场的半壁江山。

安世亚太高级副总裁、工业软件中心主任田锋表示,“之所以长期被国外垄断,主要是国内企业‘重硬轻软’的观念一直存在,一直被这种思想所支配。”

工业软件作为中国与西方差距最大的一个行业,既是我国信息化建设的最大短板,也是中国由“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的最大短板,呈现出“技不如人、受制于人”的特点。

换言之,在工业软件自主研发领域,中国坐上了“冷板凳”。

1

工业软件鱼龙混杂,国外厂商趁虚而入

田锋告诉雷锋网,“在中国,再难再复杂的硬件都能发展起来,再软再简单的软件想发展起来却很难,这个现象在工业软件领域表现得尤为明显。”

工业软件贯穿于产品规划、设计、生产、管理、销售等全流程,实质是将制造经验、制造工艺等融合到软件系统内,从而赋能整个生产制造过程,起到降本增效提质的效果,其也被誉为智能制造的核心。

毫无疑问,工业软件肩负着其他软件无可完成的使命。

人们往往把国产工业软件自主研发不足归结于起步时间晚,实际上,中国工业软件起步时间与国外几乎同步,都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只不过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其实,国产工业软件也经历过黄金时代,1986年,工业软件发展进入国家“863”计划;1996年,中国成功研制出首个计算机辅助设计工具熊猫系统,市场反应强烈,甚至一些美国芯片厂商也选择使用熊猫系统...

据统计,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国产工业软件平均市场占有率在25%左右,其中个别专项领域曾达到45%左右,数千家各类各样的国产工业软件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崛起,以CAD为例,据不完全统计,二十世纪最后一个十年,全国从事CAD研究与开发的机构已达到300余家。

但是,工业软件市场的繁荣非但没有推动国产工业软件市场的崛起,反而将许多先行企业推向了万丈深渊。

20世纪90年代,绝大部分私营企业对企业运营的认知还处于原始阶段,市场需求看似旺盛,但真正买单企业不多,这就导致头部软件企业盈利状况不乐观,甚至连年亏损。

此外,最重要的一点,全国上千家企业的入局,导致行业竞争日益加剧。“各自为战、恶性竞争”的发展局面下出现的产品重复、恶性压价、利润微薄成为了国产软件产业的内忧。

而就在这个时候,国外工业软件企业强势入侵,让国产工业软件的发展更是雪上加霜。

当时,国外工业软件厂商采取了“从大学与科研机构开始,从源头上垄断市场、放任盗版抢占市场,挤压国产软件市场”的打法,给了中国工业软件一拳重击。虽然想着还击,但是因为国内各家产品雷同、利益交叉、约束力太低、规范不明而无法拧成一股绳,最终沦为了别人的奴隶,扮演着二次开发,代理国外软件的角色。

“造不如买、买不如租”成为了那个年代的通病并延续至今。

在田锋看来,其实,国外企业入侵是中国为其提供了可乘之机,这主要表现在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保护不足,导致大量盗版软件涌入中国市场,盗版软件使用的稳定性成了国内企业当之无愧的选择。

一位相关从业者告诉雷锋网,“目前,我们用到的所有工业设计软件诸如CAD都是盗版的,使用起来比较稳定,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2

多条腿走路的工业软件,

人才+技术风采尽失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曾这样说道,“一个国家的工业强不强,要看工业总量大不大、制造能力强不强,更要看工业软件强不强。中国经济正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也迫在眉睫,而这一阶段必须要强芯振魂,芯是芯片,魂则是软件”。

近几年,伴随着德国工业4.0概念的提出,智能制造在全球范围掀起了一波热浪。之后“中国制造2025”口号打响,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已成共识,也正在这时国人重新认识到,工业软件举足轻重的关键作用。

在智能制造大势和国产化浪潮的刺激下,中国在工业软件自主研发领域逐渐“上道”了。

用友数智研发产品创新中心总经理李光锐举例道,近两年,在这个领域多年耕耘的一些公司如:中望、数码大方等工业软件企业现倍受关注,并取得到一系列成就。另一方面,诸如像华为这样的一些企业也在寻求自主可控,在做一些电子设计类软件的研发尝试。

但相对于国外工业软件而言,中国还在狭窄的道路上徘徊,而西方国家已经走上了“康庄大道”。

按工业软件分类来说,管理类软件包括ERP、SCM等,控制类软件包括MES、DCS等,研发设计类软件包括CAD、CAE、EDA等,这一类软件被誉为高端工业软件。

通过走访国内多家专注于工业软件研发的企业,雷锋网发现,近两年来,我国工业软件企业大多聚焦在管理类、控制类软件,研发设计类软件比重小之又小。产品类别齐全但发展不均衡,造成了我国工业软件整体竞争力不足。

据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CAE市场被国外前三大供应商西门子、ANSYS和达索主导,市占率共计47%;研发设计软件中CAE占比9.57%,主要厂商为ANSYS、达索、西门子、 安世亚太、中望和安怀信等,国内三家公司市占比均不足5%,总占比仅6%。

针对这一现象,鼎捷软件工业APP事业部总经理陈杰弘做出了解释,相对于研发设计类软件来说,管理类生产控制类软件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入手,因为技术要求较弱,易于开发。目前,中国管理类软件在工业软件市场所占比重整体要高很多。

归纳起来说,我国工业软件发展现状是:管理软件强,工程软件弱;低端软件多,高端软件少。

据业内资深人士分析,我国工业软件市场占有率的严重失衡,主要是在技术水平方面与国外厂商存在很大的差距。

对于国产工业软件来说,归根结底,其是一场人才的较量,尤其是在高端软件方面。如果说,技术是制约工业软件自主研发进程的一大痛点,那么人才就是制约技术发展的核心因素。

工业软件即“工业+软件”,其所需的必然是复合型人才,既要懂工业也要技术。由于现有的学历教育体系和职业教育体系无法实现复合型人才的培养,导致这方面出现了严重的缺口,这也是工业软件自主研发过程中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

有关权威调查结果表明,当前,我国软件开发人员缺口为30~40万,未来的5~10年,其缺口会更大。

在人才方面,李光锐告诉雷锋网,经过相关数据调查,目前,国内从事工业软件研发的人员不超过5%,更多人选择到国外企业从事软件开发工作,因为国外产品在市场上的垄断地位所带来的职业前景以及很高的工资待遇。总之,不是国内没有工业软件人才,只是在工业软件自主研发领域,国家难以留住这个领域的高端人才。

还有业内人士对雷锋网表示到:无论是技术的差距还是人才的不足,主要原因是没有充足的资金作为支持。其实,近两年来,在智能制造大背景下,国产工业软件逐渐得到了资本的青睐。

据业内相关投资人表示,在投资工业软件企业时也有一个衡量标准,只投技术好、既懂用户需求又懂市场发展的工业软件企业。

联想创投合伙人王光熙则表示,虽然资本加持一定程度上可以为企业在人才引进和持续地研发上带来长期的保障。但资本一窝蜂涌入,也会带来的潜在风险。工业软件专业性很强,对于行业know-how要求非常高,对于创业团队来讲,并不是单靠拿投资人的钱就能做出来的行业。

在工业软件自主研发领域,资金固然重要,但是国产工业软件壮大的前提是人才的充足和技术的娴熟。显然,目前这两大必要因素我国都不具备。

李光锐告诉雷锋网,技术的不足,在短时间能难以弥补上来,因为它需要长期的工程实践和知识沉淀,以及完整产业生态体系的完善才能实现。

3

垄断+拿来,国产软件市场小之又小

“从个人到企业再到国家,都有‘有现成的软件为什么不用’的思想,国人一直觉得用了别人便宜的软件是占了多大的便宜,”田锋如是说。

谈到国产工业软件,更多人想到的是垄断国内工业软件市场的“大魔头”。

据业内分析师表示,国外垄断并非偶然而是必然,中国是工业体量最大的国家,在智能制造浪潮下,工业良性发展对工业软件需求必定激增,这时候国外采取垄断措施可以更好的占领中国工业软件的市场,对其经济形成一定的打压。

国外厂商不仅在全球工业软件市场中占领了巨大的份额,还严重垄断着中国大份额的工业软件市场。

据《中国工业软件产业白皮书(2020)》显示,从全球工业软件市场发展规模来看,国外工业软件产业规模占全球工业软件市场比例达90%以上,国内工业软件产业规模占比仅有7%左右;从国内工业软件市场发展规模来看,国外工业软件规模占国内工业软件市场规模达90%以上,留给国内工业软件市场发挥空间仅有10%左右。

对此,田锋对雷锋网表示,国外垄断只是一方面,在国内工业软件领域没有商品迭代的市场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工业软件由于自身特性研发投入成本大,加之国内企业不买账,导致市场小。最重要的是国内的商品迭代一般都在和国外企业合作,借着国外软件的外衣做二次开发,久而久之,企业对国产工业软件需求就越来越低。

联想创投合伙人王光熙告诉雷锋网,工业软件比拼的不单单是技术和产品,还有生态的壁垒。在没有政策的推动,很多客户也不会使用国产工业软件,那么产品就不能根据客户需求进行改进,同时,行业也很难吸引顶尖人才投身。在当前的环境下,很多客户开始主动使用国产工业软件,工业软件企业获得了更多与客户打磨产品的机会,生态逐渐建立成型,加上政策的红利和资本的注入,行业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

4

写在最后

业界看来,失去工业软件市场主导权不可怕,重要的是掌握工业软件市场,因为其将极大地增加工业体系的韧性和抗打击性,为工业强国打下坚实基础。

从国内工业软件发展情况来看,国家逐渐认识到了工业软件对于工业乃至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也正视了国产工业软件自主研发的各种弊病。

今年两会强调了工业软件的重要性和发展建设,十四五期间,工信化部组织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工程,将工业软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工业基础软件与传统“四基”(即关键基础材料、基础零部件、 先进基础工艺以及产业技术基础)合并为新“五基”。

目前,我国工业软件已经逐渐走出了长达30年的工业软件落寞期,但要想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自主研发,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