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失去话题 外资霸占宠物产业,中国猫狗为何不爱中国造? 一个镇统治一种产业,中国超级小镇造富30年 沃衍资本三期创投基金成功关账,认缴金额7亿元 从Facebook到微信,社交媒体的青少年之困 前「彩电一哥」10年亏70亿,康佳哪一步走偏了 3个月两轮,总额超3亿元:国风茶饮品牌霸王茶姬融资 阿里痛失一员“大将” 演员、导演和老板,“200亿先生”吴京的三面人生 智能手机出货量低于预期,行业开始萎缩了吗 欧软获天鹰资本数千万元独家投资,持续布局行业化工业云 和度生物完成Pre-A轮融资,坚持First-in-class创新药研发 宠物医疗连锁品牌「萌兽医馆」获数亿元B2轮融资,经纬中 微岩医学完成亿元人民币战略融资,助力建设「中国病原微 支付宝的新对手出现了 时隔4个月,商用服务机器人「优地科技」再获2亿元C2轮融资 应脉医疗完成数亿人民币B轮融资,扎根二尖瓣修复黄金赛道 汇北川获1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创始人为清华在读博士 心擎医疗完成近5亿元C轮融资,体外人工心脏已进入临床阶段 中装速配并购辅材供应链平台「天天开工」 神舟十三号航天员公布 王亚平个人资料介绍 中国首位出舱女航天员 王亚平个人资料简介 神舟十三号航天员公布 翟志刚个人资料简介 神舟十三号航天员公布 叶光富个人资料简介 星际迷航舰长进入太空 威廉·沙特纳个人资料介绍 花650万送女儿上名校 将于明年2月被判刑 部分地区电价“顶格上浮” 缓解电力供应紧缺 第41个世界粮食日 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活动 高雄火灾女子烧香被查 火灾调查取得重大进展 男子被判赔岳母带娃费 被高估的亲情都输给了人性 太空出差都带了什么 太空出差三人组什么时候回来 22省将现断崖式降温 创下半年来的新低 “北京明白”目前9位都是90后 北京明白到底什么意思 北京明白目前9位都是90后 向中国航天人致敬 马斯克财富爆表 身价相当于亿万富翁比尔·盖茨和沃伦· 吴谢宇亲笔信曝光 不甘以可恨可鄙罪人收场 重庆中心城区为何地震 并非罕见现象 孙悦退役 为大家留下了太多的记忆 化虚弱妆惊动禁毒警方 剧情需要请勿模仿 四川乐山市犍为县发生4.3级地震 地震局立即启动应急处置 国羽0-3丢掉汤杯冠军 无缘卫冕冠军 全球频遭自然灾害 严重程度达数十年之最 宁夏发现一外省返回核酸阳性人员 开展全面排查追踪管控 Win11 bug汇总:微软祖传手艺 升级版芯片或命名M1X/Z!消息称新MacBook Air/Pro都是刘海屏 苹果耗时4年都没搞定 B站UP主做出来了:超大终极版AirPower 腾讯天美北美首家独立工作室成立!正开发3A级多人FPS 这些地方暖气提前安排上了:南北方将迎下半年来最冷清晨 大众ID.4行驶中全车黑屏卡死!车主:仿佛回到了80年代 四川凉山一水泥路下方被雨水掏空 车辆冒险“过桥”
  首页 » 投资 >

一个镇统治一种产业,中国超级小镇造富30年

4878-10-18 16:34:52来源:

乡镇产业蕴藏着大量机遇

今年两会通过的“规划纲要”里,进一步强调了“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战略,乡村建设听上去离当代年轻人很远,但是在国家的重视下,乡镇产业其实蕴藏着大量机遇。

中国小镇经济在全球视野里一直是一种神秘又可怕的存在,你可能不知道,日本90%的棺材都由山东菏泽生产,全球四分之一的假发都来自河南许昌,法国、意大利的小年轻求婚时放的烟花,大概率都跟湖南浏阳有关。

像这样产品覆盖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乡镇和小城,从长三角到珠三角,中国还有几百个。

如果你的家乡有这样的资源,还真可以认真考虑一下返乡创业,毕竟这将是国家未来5年现代化建设的重要一环,机不可失。

上一代人打下超级小镇的名声,而让小镇产业更适应时代变化,还得靠年轻人。

90年代的下海潮里,很多人都会横跨南北,去石狮批服装、温州批皮鞋、义乌进饰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些小镇产业就约等于中国制造。

先说明一下,这里说的小镇只是一种泛指,其实小到村落,大到地级市,很多地方产业都有很强的相似性。一个村只做一种买卖,一个镇主打一种产业。

这种模式在区域经济学里被称作“同乡同业”现象,举个例子,福建东部有不少小镇,九十年代很流行做打火机的点火器,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在干。

我有个朋友,小时候的乐趣之一,就是帮奶奶数当天到底做了多少点火器,当然了,这些都是小打小闹,真正的产业集群,还得是晋江这种。比如361度、安踏、特步,实际上背后的老板都姓丁,多少都沾点亲带点故,都是运动鞋,这些晋江特产似乎更能代表国货力量。

别看这些超级小镇现在风风光光,一个镇上能出三四家上市公司,甚至像佛山的北滘镇,居然有14家上市公司,富裕程度直接把新房均价顶到两万二。

但在过去,他们其实都是吃不饱穿不暖的地方,穷则思变,变则通,许多人觉得南方人会做生意是天资,其实更多是受环境和生活所迫,不得不往外走。

就拿义乌来说,电视剧《鸡毛飞上天》不知道大家看过没有。早期义乌人用手工红糖每家每户换鸡毛鸭毛等废旧物品,再去收购站换成钞票,低买高卖的技巧,韭菜们学到现在都没学会,义乌人民早在四五十年前就玩得溜溜的。

他们懂利益交换,更懂人情往来,但在那个倒爷遍地有,大家做事没什么规则可言的年代,同乡关系比什么都靠谱,不说别的,就说一个最基本也是最核心的点,方言

还在上学的氪官可能会发现,学校附近开复印店的,通常是一对南方夫妻,你再一问,十有八九是来自湖南新化,他们交流时用的都是家乡话,方言是他们的商业密码,怎么定价,怎么采购机器,外乡人想从中窃取信息基本不可能。

新化人一开始开打印店,是80年代末,有一小撮同乡到处跑江湖,修理打字机,结果无意间发现了湾湾有大量来自漂亮国的旧复印机可以引进。

当时的新品复印机进口一台要十几万,但二手复印机只要几千块,修修补补后一样用,看到商机后,新化同乡之间通过师徒关系传递修理手艺,也传递购买二手打印机和开店选址等重要的渠道信息。

赚钱的生意其他地方的人当然也想做,有人就想在打印店里徘徊和探听开店技巧,凭着方言这座巴别塔,新化人掌握了开店的核心设备,最终垄断了全国的文印生意。

什么阻碍了义乌人的发财之路

中国的超级小镇有多会做生意?只要看看村里的豪华别墅就知道。

以前在很多媒体上,还有一类专门的报道叫商业地理,去探寻全国各类小镇产业,包括胶囊小镇、拉链小镇、情趣内衣小镇等等。

那么为什么到了这几年,小镇还在,它们身上的光环却渐渐褪色了?

人们讨论的不是薇娅李佳琦,就是微商拼多多,像外卖、电商这些新的商业模式,毫无疑问极大地冲击了原本风光的超级小镇。

躺在历史的功劳簿上是不行了,躺是不可能躺的,还得爬起来紧跟潮流。比如你可能不知道,宇宙小商品批发中心义乌如今还有个直播村,叫北下朱,村子不大,20分钟就能走路绕一圈,里头最多时候藏着将近20000个电商从业者。

过去的一年里,他们仅靠直播就为义乌创造了200多亿元的收入。

不过,即便如此,直播也没能真正带动义乌整体转型,在义乌做电商的多是外来淘金者,许多义乌本地人对直播带货并不感冒。毕竟和3000多亿的进出口总值相比,200亿的直播生意也没那么有吸引力。

让经历过大风大浪,挣过大钱的义乌换一种逻辑重新开始,实在是太难了。

这也是中国的超级小镇面临的普遍问题,它们已经完成了从0到100的过程,但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又是另一重困境。

“桐庐帮”的诞生

解决的办法,可能就在年轻一代身上。

年轻人创业有想法、有激情,但缺的就是资源和实操经验,这和小镇经济刚好是互补。去年8月,一个义乌的95后「厂二代」返乡创业,看家里拖把滞销,因为了解电商怎么卖,又是从小看着父母如何把生意做大,所以一直坚持在推广上投入,4个月后扭亏为盈,卖拖把卖到行业第一。这在他的父母辈们看来,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如果说义乌的超级小镇挑战,是关于同乡同业下的个体户怎么突破传统思路,适应新时代,那么快递之乡桐庐的魔咒,则属于另外一种产业做大了的烦恼:哪怕规模做到了上市公司。大家的生意靠得太近,同行之间也会互拖后腿。

很多氪官可能没听说过桐庐,这个距离义乌只有80多公里的小县城,是圆通、申通、中通、韵达共同的发源地。

三通一达有个共同的老大哥,聂腾飞。1993年,正值邓公南巡,外贸生意火爆,桐庐人聂腾飞无意中获知,许多杭州的外贸企业无法把报关单次日送达上海,发现了这个痛点,聂腾飞赶着凌晨2点的绿皮火车,做起了派送报关单的生意。

很快便成立了「神通」综合服务部,也就是申通快递的前身。

桐庐的快递生意也因此开始裂变,在聂腾飞的老家夏塘村,全村650人里有400多人在从事快递行业,除了妇孺老幼,几乎全员上阵。

而飞升最快的,还要数聂腾飞的直系亲友们。聂腾飞的弟弟、妻子、大舅子、大舅子的同学的丈夫等等一批桐庐老乡,相继创办了韵达、圆通、中通、汇通、天天。

“桐庐帮”几乎占据了快递业的半壁江山。

圆通、中通、申通、韵达的创始人都来自浙江桐庐,这个小县城几乎垄断了中国快递的半壁江山。别看三通一达源起一处,高层沾亲带故,但生意做大之后,乡情退位,利益冲在最前面。

较量最直观的后果就是:快递小哥都懒得把快递给你送上门了。

为了抢市场,三通一达大打价格战,从今年1月份快递行业的数据来看:

韵达、申通、圆通单票收入下降幅度都高达20%左右,做一票快递,只能收个两块五不到,而顺丰的单票收入是他们的将近八倍。(韵达单票收入同比下降22.03%、申通下降23.94%、圆通下降19.25%)

有快递行业的高管曾经透过底,别的快递公司都希望共同涨价,但互相掐着对方脖子的三通一达谁都不想先松手,最后结果就是谁都涨不成。

不涨价听着对消费者来说是好事对不对?但快递终归是劳动力密集型行业,压价首先压的就是快递小哥的收入。

收入都没了,谁还愿意送货上门呢?

再看看三通一达的老对手顺丰、京东物流,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在冷链运输、物联网等科技领域,桐庐帮的快递事业,似乎都差了点格局。

如今中国民营快递的竞争前有顺丰“全国一盘棋”蓄力,后有极兔2块钱一单搅局,通达系被价格战压到窒息,整个行业陷入骑虎难下的僵局。

回过头来再看桐庐帮的崛起,完全可以算是同乡同业现象里的终极形态,但再强大的乡土社会,都难以与资本巨无霸匹敌。

现代商业社会与老派商帮文明 的摩擦,是时代高速发展下的独特景观,尽管通达系毛病不少,但桐庐这个小县城,确实因为快递产业而今非昔比。

去年5月,三通一达抱团回归桐庐,与顺丰共同打造国内首个 快递物流装备集中采购中心,不到一年就实现了101.53亿元的交易额。

这是过去桐庐人靠传统产业无法想象的成绩。

鸡毛换糖的传说在互联网世界里已经难觅踪迹,我们这一代确实很难像八九十年代那样,有那么多时代赋予的改变命运的机会。但靠勤劳与智慧致富,在任何年代都理应可行。

小镇不会消失,他们只是在等待迭代,变得更高更快更强。

参考资料:

《“同乡同业”:“社会经济” 或 “低端全国化”?》 吴重庆

《亲缘、地缘与市场的互嵌——社会经济视角下的新化数码快印业研究》 谭同学

《义乌95后厂二代:我在网上卖拖把,4个月做到行业TOP1》 卖家

《直播要凉,网红第一村再无一夜暴富》 每日人物

《谈一谈“桐庐帮”的江湖历史恩怨》 亿欧

《极兔搅局,快递行业进入2元时代》 陆玖财经

《马云终于拿下了韵达,一个桐庐帮的时代就此谢幕》 艾问

《“三通一达”抱团回归 桐庐的魅力何在》 钱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