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健康火锅赛道,椰子鸡品类的机会有多大 离婚元素正成为情感综艺的新顶流 龙虎武师们逝去的江湖,香港动作片还会回来吗 绘本阅读+戏剧,焕发新生机 认养一头牛要上市了 谁让脱口秀走进万家灯火 淘系App「示好」之下,微信和腾讯的「紧绷」 没了超点,爱优腾日子更煎熬 社交新贵剧本杀,终将杀向何方 小米双11补贴20亿 王化:我米太豪橫 相信我你会惊掉下巴 25岁任985高校博导 论文在国际上发表:本人回应称招生名 年轻人第一台移动厕所!网友开联动云共享汽车 后备箱有 强迫症福音!新款MacBook Pro“刘海”全屏模式可隐藏 监控拍下英国伦敦同一地点数十辆车车祸!网友跪求这地到 萨克斯电子商务部门计划上市,这对梅西百货意味什么? 美国西南航空公布一项10年环境可持续发展计划 多元化印度企业集团韦丹塔股价飙升 11% 令人震惊的数据显示美国政府在排挤实体经济 为什么 Dynavax 、Ocugen 和 Valneva 股票上涨? CNS股价已飙升750%,现在购买是否为时已晚? SEC报告改变投资者对1月GameStop狂潮的了解 耶伦称债务上限协议只给财政部到12月3日“暂时缓期” 英特尔即将发布第三季度业绩,长期前景向好 库克看下!罗永浩吐槽苹果发布会:这十年除了AirPods 其 微软:曾警告比尔盖茨 不要再给女员工发骚扰邮件 赶避寒群众保安被开除 官方回应很到位 俄罗斯驻北约代表处将暂停运作 目前在军方层面没有进行 四川乐山地震 震源深度10千米 陕西新增6例本土确诊 1人为无症状感染者 兰州两地调整为中风险区 请广大居民朋友要树牢风险防范 9位北京明白都是90后 向中国航天人致敬 贵州新增1例本土确诊病例 系外省旅游返遵关联病例 中俄海军舰艇同时通过津轻海峡 驶向太平洋 译者去世三年还没拿到翻译费 按合同办事很难吗 谢娜回应张杰受伤 从升降台上摔落手被划伤 游客未购物被导游骂到发抖?系高反 内蒙古额济纳旗新增5例确诊 尚有2例初筛新冠病毒核酸检 自杀网红母亲考虑追究起哄者 事发时直播间有网民起哄 张恒帮郑爽偷逃税被罚三千多万 为何税务部门要对经纪人 美高校强行劝退留学生 开学仅一个月就面临被驱离的尴尬 2名上海游客非检测异常后私自离开 轨迹涉及四省区市 传北京一小区现阳性病例封闭管理 小区已经有身穿防护服 长津湖观影人次破亿 票房预测停留在了54.35亿 航天员开始拆快递了 画面十分可爱 甘肃嘉峪关急寻MU2165航班接触者 将依法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网剧真相 陈星旭在线陪你聊《真相》 老年旅行团相关疫情已波及5省 西北边境本月已出现多起疫情 美国务院正调查阿富汗撤军行动 将集中在国务院的特殊移 张杰演唱会主办方道歉 对于此次突发事件深刻检讨 苹果宣布将Siri整合到Apple Music
  首页 » 投资 >

谁让脱口秀走进万家灯火

2021-10-19 12:33:37来源:

《脱口秀大会》第四季落幕了。“行业天花板”周奇墨如愿拿到了“大王”,而众望所归的“小浣熊”呼兰则以第五名的成绩抱憾离场。

和往季一样,略带争议性的结果,给了节目更多的话题热度。本季《脱口秀大会》豆瓣7.5分的成绩,也逃脱了综艺火不过三季的魔咒。截至目前,该节目播放量达到26亿,期均1.36亿,上一季则是1.1亿。

自从播出之后,与节目有关的话题成为大众讨论的焦点。比如庞博和杨笠微博粉丝突破两百万,广告邀约不断;新晋“喜剧门神”何广智和徐志胜成为继李雪琴和王建国之后,被网友狂嗑的又一对cp;“天花板”周奇墨讲段子到底好不好笑等等。在微博上,#脱口秀大会#的阅读量高达109亿,本季《脱口秀大会》前十二名几乎人手一个热搜。

而在《吐槽大会》以及往季《脱口秀大会》收割大把流量后,出品方笑果文化不仅自家线下演出场场爆满,还提升了整个行业的售票数。看到红利的一些脱口秀厂牌为了给自己的线下演出导流,甚至亲自做起了网综,将线上看做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渠道,走上了“线上+线下”的模式。

小众文化成脱口秀发展枷锁

作为舶来的语言表演形式,脱口秀正在中国生根发芽。和在国外一样,国内的脱口秀表演场景往往只需要一支麦克风、一个麦架,以及可有可无的高脚凳,表演场所通常选在酒吧里。

不同的是,在脱口秀综艺播出前,受众的接受程度十分有限,传统脱口秀演员很难靠演出收入维生。

这一季和徐志胜组CP的何广智,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就通过参赛段子表达艰辛:“一名全职的脱口秀演员,一个月能挣1500。这个段子是去年写的,今年的话一毛钱没有挣到。”

单立人喜剧签约演员“小鹿”,也曾在其主持的播客节目《一言不合》中讲到,一场商演拿300块钱出场费,是许多脱口秀演员的现状。

这种状况不仅存在于知名度低的小演员身上,行业翘楚也必须身兼多职才能维持生活。

做为《CSM中国职业脱口秀大赛》的冠军,被公认为脱口秀“天花板”的周奇墨在2020年接受《人物》采访时就表示,全职演员如果不做编剧只赚演出费,基本入不敷出。自己在好的时候每月能有几千块钱,偶尔过万。对比其他行业的头部人才,这样的收入十分微薄。

脱口秀演员的生存状况反映出整个行业的落魄,坐拥中国脱口秀喜剧节冠军“石老板”以及脱口秀“天花板”周奇墨的单立人喜剧公司,直到2019年还很难拉到赞助商。据刺猬公社报道,2019年单立人喜剧在筹备当年的全国巡演时,单立人联合创始人Icy想招商做一个微综艺,但聊了很多合作方都被拒绝,理由是“没明星,没流量”。

最终,这场巡演在历经13个城市、22场演出后,共吸引了3885观众到场观看,Icy对这个成绩相当满意,甚至对媒体表示“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

但在这个行业也有例外。同样是在2019年,笑果文化在上海举办一场线下Comedy Weekend就吸引了超过3000名观众,旗下的脱口秀演员商业价值也更高。石老板在线下讲脱口秀的时候,开场的段子经常提到 2016 年自己拿过一个国际脱口秀比赛的冠军,但作为亚军的池子(目前已解约)发展却更好,调侃称“现在池子的出场费据说是 xx 万了,我呢,你花多少钱买的票心里没数吗?”

而笑果文化之所以能甩开同行成为行业标杆的原因就在于,该喜剧厂牌在《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等线上综艺实现了爆发,这让观众认识了笑果以及笑果旗下的李诞、王建国等演员,甚至是脱口秀这种喜剧形式。

要想火,玩网综

和在西方不同,得益于美国的酒吧文化和剧场文化,经过几十年的积淀,脱口秀在美国已经成为了大众文化的重要构成。而被称为“中国脱口秀第一人”的周立波在2006年才创办海派清口,并且其作品均以上海方言对外输出,限制了脱口秀的传播。尽管这之后业内也出现了不少脱口秀厂牌,但这种新形喜剧一直没能走进大众视野,直到脱口秀综艺出现。

2011年,周立波主持的“除夕夜”《壹周立波秀·一个人的春晚》在东方卫视播出,时长5个半小时,内容以民生话题为主。当天该节目的收视率仅次于央视春晚。据央视索福瑞26城市数据,当时这档节目全国平均收视率0.94%,位居全国同时段第一名;上海地区平均收视率6.63%,为该地区收视第一名。

通过《壹周立波秀》,全国观众了解并接受了脱口秀这一喜剧形式。2012年,周立波跳槽到浙江卫视,时任东方卫视总导演的叶烽立刻找来了北京“相声第二班”的班主王自健,并挖掘到了李诞和王建国两个助演演员,于当年推出了《中国80后脱口秀》,节目仅播出四期收视率便越升至全国第二。

这之后,《金星秀》、《郭的秀》等脱口秀台综相继播出,脱口秀得以通过电视媒体进入到大众视野,即便依然小众,但至少能“混个脸熟”。

不过好景不长,脱口秀的本质是冒犯,涉及的内容也十分敏感观点,这类台综经常面临审核问题,再加上互联网普及给传统媒体带来冲击,周立波、王自健等行业先行者又出现了个人问题,内外因素叠加导致这些节目昙花一现。

看到大环境的改变,叶烽便带着《今晚80后脱口秀》原班人马(除王自健)离开了东方卫视,自立门户成立了笑果文化传媒。

擅长做节目的笑果,在2017年一口气推出《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和《冒犯家族》三档网络脱口秀综艺。《吐槽大会》作为笑果文化的首挡节目,自2017年播出后点击量便一路攀升。这档以明星嘉宾的黑料为话题,用犀利、幽默的语言讲述自身观点的网综,受到了观众以及资本的关注。

该节目前两季累计收获了超过35亿次播放量,多期节目播放量突破2亿,可见节目的火爆程度。第一季播完,笑果文化便获得了CMC领投的1.2亿的A轮融资,“国民老公”王思聪的普思资本也通过跟投方式成为该公司股东。

这让所有脱口秀玩家意识到,想搞出名堂就要学笑果,必须做线上节目。

2017 年底,木更喜剧推出与脱口秀相关的短视频小节目《说的全是梗》;一向专注于线下的单立人喜剧也在今年推出了综艺《听姐说》;入局更早的北京脱口秀俱乐部也在进一步加码线上节目,除了2016年的《晚安朋友圈》、2017年的《北脱现场秀》等,之后还准备推出明星向脱口秀……

布局网综的背后,是脱口秀厂牌对于线下流量的渴望。

脱口秀重回线下

李诞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线下表演才是笑果文化做脱口秀的核心。“我们必须做线下,去了解观众并让观众了解我们,这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们做线上节目也是告诉投资人,说服他们,让他们明白他们投的企业在做什么事。”

另外两家综合影响力最强的厂牌“单立人”和“北脱”,虽然也做了大量线上节目,单立人甚至开通多个播客节目,但在各种采访场合,两大厂牌都在反复强调小剧场演出、扎实创造喜剧内容的重要性。笑果文化CEO贺晓曦也曾表示,脱口秀这个行业主要通过线下开放麦来锻炼脱口秀演员的表演感觉。

按照这一规划,在卡姆夺得《脱口秀大会》第二季冠军之后,笑果文化就趁热打铁为卡姆制定了全国巡演计划,人气演员呼兰也在收获大量粉丝后举办了“脚踏实地”脱口秀百城巡演计划。

“上海黄浦区”的官方账号给出数据的显示,2019年,笑果文化在全国举办了近1500场脱口秀表演。周奇墨在录制《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时更直言,参加节目的目的是“为了能让个人专场的票好卖一些”。

线上节目的火爆也确实改善了线下脱口秀的窘境。在《脱口秀大会》第二季爆红后,笑果文化在当年举办的1500场脱口秀表演平均每月覆盖观众数8000人,超过10万的观众进入剧场。

头部脱口秀演员周奇墨在参加完《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后也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他举办的《不理解万岁》个人专场票价就告别了“最高不破百”的时代,定价区间来到280元至1080元,演出规模也从数十人的俱乐部转移到千余人的大剧院。当时,有粉丝调侃称,“几年前几十块钱就能看周奇墨线下演出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周奇墨背后的单立人喜剧也因此受益,单目前的线下演出已是“开售即秒空”的状态。

此外,中腰部脱口秀演员也迎来了事业上升期。

自称为喜剧个体户的于是,在大环境改善的情况下得到了大量演出机会。2020年,在单立人、硬核、笑果、喜剧联盒国等多家脱口秀厂牌的邀请下,于是当年共参加了164场开放麦,商演194场,合计358场。

央视财经也报道称,今年以来,线下脱口秀表演迎来了巨大的市场增量,国庆期间,上海多家脱口秀剧场几乎是场场爆满。

为了给线下演出提供更多观众,脱口秀厂牌已经不再局限于做网综。在短视频快速发展的今天,脱口秀演员以及各大脱口秀俱乐部在短视频APP上有意识的运营账号,希望利用短视频传播快、传播广的方式,实现对线下演出的引流。很多俱乐部在发布脱口秀选段时,会在视频中挂出售票链接。“贰叁叁脱口秀”、“橘子脱口秀”等厂牌就通在账号发布不同演员的线下演出视频,北脱的付航凭疯狗人设在抖音圈粉400万,拉升了北脱线下演出市场的规模。

在互联网的普及以及大众对于精神娱乐的追求下,国内脱口秀找到了自己独特的发展方式,近两年整个行业也有了新气象,但相较于国外,国内脱口秀的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未来能否像海外一样成为真正的大众文化,还要经历更多的摸索。